国庆露营

国庆放假四天,和朋友一起去海边露营两天。我们越过一个天然的石头隔离层,和大部分的游客隔离开来,扎起帐篷,这两天那地方差不多就是我们的专属领域了。白天特别晒,日光浴是很过瘾。朋友还用海边的木棍和泡沫扎起了小船。朋友还带了容易携带的小煤气罐,中午傍晚煮煮面吃。

晚上天色暗下来,但没有看到日落那波光粼粼的景象,也没有想象中的满天繁星。晚上钻进帐篷,拉起帘子,久违的心静。外边是不断唰唰唰的海浪,还有不断的海风。

结果回来几天之后,皮肤开始脱皮。

入手第一台微单

记得我第一台相机是父亲从宣传商那里用10元钱买下了个大礼包,里边有洗发水沐浴露等等,其中就有一个超级简易的胶片相机。上大学的时候花了1000元买了一部卡西欧的zr400数码相机。今天终于完成了我多年的心愿,借信用卡刷了8600元买下了这台可以更换镜头的,有着良好素质的成像的索尼a6300。本来是想买富士XT1的,外观超级帅,但是数码产品买新不买旧,这台索尼在视频方面简直性价比太高了。接下里的半年就等着吃土吧。

当天去附近的深圳北站过了把瘾。

启蒙

很庆幸,从小的时候就知道什么是美好的事情并有机会去感受和坚持它。

起初向往读书,好奇书中世界,因家中贫困,后来在外婆的祈求下终于坐进了教室,与同桌看同一本书。如今还清晰的记得,那天我学的关于青蛙的课文,第一次在别班教室门前听到“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那时候对同校的五年级学长的印象就像罗大佑的歌中写的那样:什么时候才能像高年级的同学有张成熟长大的脸。记得在雨天放学后的泥泞中穿着外婆给的透明雨衣在水洼中自由轻跳。

记得二年级转校到深圳后因面生而胆怯,在上课期间冲出教室,而后被班主任背回学校的场景。记得我的第一篇作文,那是在母亲的指导下完成。

三年级又回到了外公家读书,在外公的熏陶下喜欢上唱歌,参加了学校的合唱团,爱上外公种的芒果和宋祖英蒋大为,故而曾迷恋短笛。有天晚上,母亲从朋友那借来了CD随身听,第一次听到了萨克斯版本的“我心永恒”。心中有了意境,便想写下来,文字不够明确,然后喜欢上水彩。

为了能像心中那样能通过我家的这头发一封电子邮件给世界的那头,在四年级的时候和母亲约定,只要我一分钟打30个字以上,她就给我买电脑(而现在也知道,只有像在小时候那样的乡下慢生活的环境里,电子邮件,音乐,诗或爱情才会变得有意义,或许终有一天,我老了,像我小时候的外公那样了,也会回到那样的环境里安享晚年。突然想起了我的父亲,他也曾是孩子,也肯定想过我所想,他也终会老)。

六年级在深圳的时候以一副水墨梅花图终于登上了学校的展示栏,然而水彩画在小学毕业后默默无言中没再坚持。

回家乡复读六年级的时候父亲从商贩手里便宜得到一台超简易相机,只拍了一卷胶卷便被我藏在抽屉至今,完了我的摄影梦。

初中,表姐送给了我一部mp3,终于能随心享受那首钢琴曲“梁祝”。

偶然接触photoshon,因一直对画面有感,就去认识。

渴望交流,喜欢上博客,然而一直没有写下去。

初中毕业后,愁着没法回忆起他们纯真的笑脸,于是在高中有了平生第一部有摄像功能的手机后,决定坚持将他们记录下来,后来手机录像功能提高了,拍摄的视频也逐渐增多了,得整理,于是修图和剪辑也接触了,渐渐的,欣赏别人的作品多了,也有了自己的想法。

在学校打字比赛中也以每分钟70个字的速度圆了小时候和母亲的约定。

转眼到了大学,报了动漫设计班,更广的见识和学习摄影,练习数位绘画,为建立独立博客准备而注册了域名,在老友的帮助下参与了我喜欢的乐团五月天的演唱会,这时候听的音乐更广了也更有深度了,看的动漫或电影也不计其数了,也依然不忘歌唱。

唯有读书,被搁置整整十年。其实阅读无处不在,只是被碎片化,读物也大都是科技资讯。缺少的就是专注的去理解一本文学,有感而发的朗诵和奋笔疾书。

渐渐的清楚,自己的弹唱和享听那些美如画的歌曲音乐,诗与诵读,定格笑脸的摄影和只需一支铅笔的绘画,爸爸妈妈和袁茵,习习清风和摇曳的树梢才是我真正的想要,外婆外公已离我而去,美好的事情正从我身边走去。
小时候只知道树叶因季节而发芽凋谢,下雨前天空会乌云密布,雨后草地上的水洼很清凉,夜晚来临会看到满天繁星,平时的小路会有很多一闪一闪的萤火虫,西瓜是最好吃的甜品,刚割的稻田会有独特的气味和感受,这种感受绝不是大人们丰收的喜悦或汗流浃背。我们会在清澈的小溪寻找小鱼,蜻蜓蝴蝶总是那么引人注目,白云在蓝天下慢慢悠悠,阳光下午的每天过得慢慢悠悠。
还记得小时候特别想做的事情吗,我们长大了,就可以更认真更执着的去实现了。

生活和生存依然继续,努力工作,偶尔需要心灵鸡汤的激励,日子久了,便迷茫于这无边无际的城市中。自从小学毕业后就感觉自己在慢慢远离自己,像是空壳。原来是自己在快节奏的生活面前失去了秩序。计算机互联网本无错,只是我们太过于肤浅和贪婪,没有在最美好的年华去用心感受,珍惜时间。就让时光过得慢些吧,让自己慢下脚步,感受身边的美好事物,就像小时候望着天空一样。

别忘了初衷,最简单的形式,最初的样子。

我的爱情

我们于2010年相识。在我还在读高一第一学期末的某一晚,有个女孩递了封情书给我。我们约会见面,然后戏剧的是,我反而对这个女孩的另一女同学产生了好感。就这样,我和她。

2010年3月13日晚,我和她开始了第一次约会,晚自习后,国旗下见面。这一天距离我18岁生日还有两天。
2012年5月11日那晚,在北斗七星下的草坪上,我夺走了她的初吻。我们从此每天晚上下了晚自习便以国旗为起点,围着操场转了一圈又一圈,她问我知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喜欢站在我左侧,我摇头,后来才知道那是离心最近的地方。转眼毕业季就到了,她说,毕业后是否会一无所有。
往后的这两年里,一年中的寒假暑假我们便回到家乡有机会见一次面,然后她就会将这一段时间中写在本上的心情日记送给我。
2014年,她也18岁成年了,亭亭玉立的她变得更加气质迷人。她曾送给我很多礼物,其中包括一个杯子、一个沙漏、一本笔记本、一瓶她亲手折的纸星星、一盒也是亲手折的纸蝴蝶,纸蝴蝶打开还能看见她随手写的心情语录。
她努力好学,尊老爱幼。不爱吃鱼,却喜欢hellow kitty。
袁茵,第一个让我日夜牵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