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2001年的时候,我第一次来深圳,虽然只待了短短的一年便转学到外婆家,但幸好有这一次,让我接触到了“电脑”这个词汇,对正在最初接触这个世界的八岁孩童来说,影响深刻。

那时候的我居住在大山里,住着瓦房,看着外公外婆收割稻谷,手剥玉米,听着早上的鸡鸣,看着傍晚落日的晚霞,年复一年。书本和周末才能回家看的新闻联播是我能获取新知识的主要途径。每次晚上黑灯后睡觉的我,都会津津有味的继续在脑海中幻想。如果这时候能有个声音在我耳边轻言细语,就好了,哪怕是无关紧要的,那时候我经常这么想。

四年级的时候,我在背五笔字根。在教科书上读到关于电脑和互联网的资料越来越多。书中描写的“地球村”对于当时极度渴望却又缺乏交流的我极为感兴趣。

外面夏日炎炎,或是阴雨绵绵,可以是黑灯瞎火的黑夜,也可以是漫长暑假的某个午后。我坐在屋子里,不用理会外面会发生的危险。安然自在的在WIN95里找到了“开始”按钮,找到了“电子邮件”的程序。阅读来自地球上某个国家城市的小伙伴给我发的问候。邮件没有图片,没有视频,只有像纸质书信那样严谨排版的文字。每一个字,都是宋体,在我那800×600像素的大屁股显示屏里占据大部分区域。谈不上美观,但却字字真诚。我平时没什么事做,除了写作业、和邻居玩过家家,就没有其他新的信息入耳了。所以,我会很仔细的去品读你写的每一个字眼,每一个词都会在我脑海里映射出我对它在现实中的样子。我写完了回复,点了“发送”。过了大概十几秒,发送完毕。我关掉了邮件程序,回到了只有“我的电脑、网上邻居、我的文档、回收站”的桌面。关上电脑,把窗帘拉上,下午和同学约好了一起去打乒乓球。这是我大概四年级时对非常想有一台个人电脑的最初幻想。

后来五年级时,终于鼓起勇气寄出了第一封纸质的信,里面还塞满了两毛一大张的小卡片,想想真是纯真。

后来初中时也有个人寄了封信给我,但我始终没有收到。

邮件,不像现在即时通讯程序那样潜意识的24小时在线,没有愚昧的表情图片,没有越来越形式化的红包,没有碎片化的只言片语,没有异地却又勉强联系的无力和可悲,没有强制性的广告侵犯,没有低头族的泛滥,那是真诚的心灵交流。

我希望你也能给我写一封长长的邮信:13475319@qq.com

40 thoughts on “邮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